工作五载,历经多个岗位,从农村到县城,从特岗到城管

作者:明月照江

正式论坛注册没多久,大概半年多,不过以前匿名进来逛过。感受有三:一是逛过论坛,有收获。增长了见识,丰富了内涵,也见多了猪跑。每天都有收获,是我所期望的,也庆幸每天都在成长,虽然有时看不见。感悟之多,有如五味陈杂。二是看看论坛,有闲人。论坛里活跃一群大神、水笔,其实都是闲的。经验贴、各种贴,感谢这些闲人,留下的财富,人不可能事事经历,但通过你们,我越加丰富自己。三是写写帖子,有胸臆。言不尽意,故为之书。胸中有气,愤而著文。发发帖子,抒抒不平之意,将心中所想所悟留之、弃之,终是一件大块人心之事。
闲话少说,进入主题。自2011年毕业以来,晃眼就是五个春秋。当初本就不帅的小伙,如今更加不帅了,架起了眼镜,胡渣渐粗,肚皮日大,自取昵称明月照大江(以下简称明月),却是一老气横秋之人,悲乎哉。然可喜的是,人间百态,我也有一态之地。

 

明月工作五载,历经多个岗位,从农村到县城,从特岗到城管,中间从学校借调乡镇党政办,还有自己到浏阳某国企打暑假工的经历,可谓经历丰富。明月有此经历,归根于家庭教育。

 

明月的父亲,是一位老师,甚是严苛,母亲是农民,故去的爷爷奶奶则是教师,解放前则是地主,故文革中饱受磨难,奶奶很早就仙去,自我懂事起,印象里也就没有了爷爷。明月一家与外界往来最多、最密切的只有两家,一家是叔叔(父亲的亲弟弟)家,叔叔、婶婶都是公务员,工资养家,另一家则是明月的外公家,外公的子女,也就是明月的表亲们,基本是打工务农持家,表亲们也不太会发家致富。

 

明月在家排行第二,上为长姐,下是小弟。从小,生活压力比较大,做家务自是理所当然,也挑过粪、喂过猪,割过猪草、砍过柴,挖过土,也搞过双抢。明月从小就羡慕堂弟(叔叔独子)的生活,也因为做农活的原因,觉得读书还是轻松一些,故读书比较努力。

 

都说爱玩是小孩子的天性,在别的小孩子们庆幸假期到来的时候,而明月却很不高兴,因为又要下地干活了,太累。这里不能不提及明月的父亲,他是一位好父亲,就是太严苛了,做事太讲究章法、规矩。做农活,挖土该是怎样个姿势,拔草又该怎样,条条框框太多,导致明月更加讨厌做农活。就这样,明月在盼着读初中、盼着到外镇读高中、盼着到外市读大学的念头中一路走来。

 

唯一遗憾的是,高考失利,只上了一个二本。说来也好笑,高考失利的原因,居然是考前通宵,导致考场睡觉,750分还有一百五十分题未做。谁也不会晓得,作为一个从小到大是乖孩子的明月,居然考前通宵。可是作为乖孩子的明月,他绝不会拿高考大事当儿戏。

 

事实的真相是,明月作为一个农村里的孩子,还有很多技能不会,譬如,唱歌、跳舞等等,也还包括使用先进的生活工具。六月的天气是很热的,作为农村高中的学生要到县城里参加高考,只能是全体高考考生住宾馆。承蒙当时候的班主任厚爱,给明月分配了一个单间带空调的。就在考前的那个晚上,天实在太热了,明月睡的满身是汗,却不会使用空调,也没有求助任何人。

 

那个晚上,明月出去转了一圈,吹吹风,结果一回来,过了十二点,宾馆门锁上了。明月那时胆小,不敢喊门。就这样呆在门外枯坐了一晚上,一时醒,一时睡。然后,明月的高考悲剧就这样诞生了。讲到这里,明月还想吐槽一句考场的监考官。明月的考场位置是在门边上,身后就坐了一位监考。那位监考眼睁睁的瞅着明月睡,直到离交卷还有十五分钟,才过来拍拍明月的肩膀,告诉明月只有十五分钟了,明月一激灵,立马就醒了,抬头一看,大版的空着,欲哭无泪。

 

明月作为当时最被老师看好的一本学生就这样变成了二本。顺带说下,明月的堂弟、亲弟弟都是名牌重点大学毕业。明月在父母的压力下,选择了一个师范院校就读,汉语言文学(师范)。毕业的时候,因为父母、叔叔觉得吃国家饭才是最高尚的,明月也就放弃了去外打工的念头,安心考公,那年明月一败涂地,国考、省考、法检都未考起,却考上了村官。同时,因为明月是师范毕业,父母要求去考教师,于是选择了省教育厅组织的特岗教师招考,一考而上。明月最终选择了离家五十多里的隔壁县的偏远学校去当特岗,而不是本地的村官。因为明月那时依然还在想着逃离父亲身边。

 

明月选择的特岗所在地,是叔叔当副局长的县级市,也是外公一家所在的乡镇,依然和明月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明月依旧不甘心,想法设法往外地考。奈何特岗一签三年,教育局不让报,几次进面,都无法开得证明。慢慢地,明月变成了以考练笔。当然,明月在学校还是很努力的,也得益于叔叔的朋友的照顾,学校领导也很是重视,在学校先后搞过辅导员、会计、团委书记等等。期间,也得益于领导的关照,去乡镇党政办工作过,只是那时特岗期间无编制,调不动,秋天一开学就回学校了。

 

2014年,特岗服务期满,趁着暑假,明月去了浏阳某个国企,奈何家里不同意,不让放弃到手的事业编制,明月在开学期又灰溜溜的回学校了。但明月的怨念更重了。恰逢长沙某县招事业编,明月选了个限男性,但不限专业的坑报起。拼着一股气从几百人中成功地跳入了坑里。为什么说是坑呢,因为新的岗位是城管局下属的渣土管理办公室的事业编。只是当时,明月并未意识到是城管。

 

从学校里走的时候,明月是心情舒畅的。但到了城管局,工作进行了分配,明月才发现自己又掉进了另一个坑。明月因有着党政办短暂的工作经历,故拒绝了办公室。随之而来,明月在一线城管搞了一年多,个中心酸只有自己知,但同时也不断成长着。到了长沙下面的小县城里,明月一心想摆脱这个尴尬的城管身份,也心向大长沙,卯足了劲往大长沙考。期间,堂弟在14年到了省厅工作,亲弟弟在15年也从央行某支行入职某强势部委,更坚定了我考大长沙的决心。省考,朝着某厅努力,招二,排第五,未进面。长沙事业单位考试,报某市直,招一,排第四,未进面。岳麓区、雨花区、天心区都留下了明月的足迹,遗憾的事,一一败北。很小的分差,却是遥远的距离,明月的心沧桑如鼎。明月有一段时间,周末不是在值班,就是在考试的路上,现留存的准考证也有厚厚的一摞。期间,明月也曾北上金陵,在考试的时候也感受了一番秦淮的风景;也曾几度南下广、深,在拼搏的时候也领略了广、深的大气。

 

是金子总会发光的,不管你在何处。明月虽然不喜这个城管这个职业,但明月却不能不为城管这个职业说句公道话,城管人其实受累了。但明月又深知,非明月之辈能改之,明月唯有逃离。在一线工作一年后,明月因良好的品行、能力,也因直接领导的大力推荐和办公室人手的缺乏,调入局办,并蒙领导厚爱,委以副职。然明月还是选择了逃离,16年的省考,明月在某市直和省厅中摇起了骰子,用要骰的方式报考了某市直,就这样一路走来,不费吹灰之力的进入了体检环节。体检到是出了点小状况,结实引发轻微肾积水。幸好明月弄了个预检,及时发现,果断做了碎石,消除了结石梗阻,体检顺利通过。现如今,政审、公示都已结束。正待商调函的来临。

 

理了理头绪,明月依然还有遗憾。明月舍不得大长沙,只是长沙难入,明月也老矣。单身至今,全家已急,鸭梨山大。明月不得不退而求其次,地市级城市依然不错,让岁月静好吧。明月有过后悔,但明月更多的是收获,因为明月的每一个脚步,都是脚踏实地,并且都有着进步,有着对世界的更深层次理解,有着昨日没有的收获。明月在前进,诸君都在前进,世界如是。

 

明月知道,坛友们对待遇还是很好奇的。明月简单报一下,已发布在论坛。至于其它的什么节日补,不曾见过。作为秉公守法的明月,也没有其他进项。

 

最后扯一句,上半年注册了论坛,明月考上了。哈哈哈,是水到渠成还是冥冥中自有注定呢?明月还有很多故事,有时间再写,抒胸中臆。

还不去bbs.qzzn.com看原帖《正儿八经发一贴,聊聊读书、工作的那些事》你可以交流更多哦。